首页 >育儿

上海出租车要取消份子钱别自作多情

2019-03-08 21:35:13 | 来源: 育儿

昨天,多家媒体报道称“上海拟试水取消出租车份子钱,用服务费来取代份子钱”,消息一经发布,读者喜大普奔。今早,又有媒体发表了类似《取消“份子钱”,上海出租车行业改革实至名归》、《出租车服务费能彻底取代“份子钱”吗》的评论,感慨“在互联+的冲击下,一场由电子信息技术革命引发的行业大变革,正在逐渐发生。”

但上海真的取消“份子钱”了吗?

该报道早出现在18号的新华社每日电讯上,第二天数家媒体跟进报道。所有稿子的行文高度相似,并且口径基本一致——上海要取消份子钱了,笔者截取基本上每篇稿子都会提到的三段:

近日获悉,滴滴快的正联合上海市有关部门和传统出租车公司,以组织“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”的形式,试水以服务费取代“份子钱”或挂靠费的出租车管理模式。

滴滴出行将与传统出租车企业上海海鸥控股、上海汽车集团工会、上海交通工会共同发起成立“上海海鸥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”,探索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的新模式。

服务社的亮点在于不收“份子钱”或挂靠费。“入社驾驶员每月只需要缴纳50元服务费,服务社除提供驾驶员销卡、发票管理等日常服务外,还将提供车辆更新、车辆商业保险等便利服务。”滴滴快的相关负责人说。

上海出租车要取消份子钱别自作多情

在大笔墨描述“份子钱”的落后和新模式的先进后,只有一句话提及,“目前加入海鸥滴滴社的出租车均为‘个体户车’。”

出租车个体户的特点是什么?1、车辆归个人所有。2、全上海目前只有大约3000辆个体出租车,占比极小。2、本身就不需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“份子钱”。3、便于管理会向出租车公司托管。4、已有出租车公司已经免收托管费。

换句话说,个体出租车本来就不用交份子钱,如果加入“海鸥”还得多交50块服务费。因此所谓“上海取消份子钱”只是媒体的一厢情愿。

今日早上,笔者终于看到有一家媒体对这件事情产生了质疑。《证券》是这么说的:

取消份子钱只是个噱头。份子钱是出租车运营公司的司机所缴纳的承租等费用的汇总。强生控股相关人士在接受《证券》采访时表示,公司此前也托管个体出租车户。据其了解,目前公司已经不收取托管费。“任何一个正规完善的平台,不可能取消份子钱,因为运营的成本太高”。

不管怎么说,这种“一厢情愿”式的报道体现了公众对于取消份子钱的渴望。但利用这份渴望做成企业的宣传噱头,就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。

猜你喜欢